七猫小说 > 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 第一百零九章:奔赴之事

第一百零九章:奔赴之事

  林年走向舷梯的第一刻,初升的阳光穿破云层照在了他的脸上,没有戴墨镜的缘故他微微抬手遮挡阳光,微眯着眼遥遥俯视着远处跑道旁那夹道的奔驰和黑衣男们。

  “日出东方,星火燎原,是个好兆头,看起来林君很符这片水土,必然会有一场大作为。”宫本一心探出了头望了一眼朝霞微笑着说。

  “活人的太阳照不到死人身上。”林年说了一句莫名其妙地话,宫本一心没听懂。

  “嗨呀,终于到了,橙汁都给我喝饱了...”曼蒂也探出脑袋来偷瞄了下面的情况一眼:“这么大阵仗...我好像看到了劳斯莱斯?”

  “还有迈巴赫和迈凯伦嘞。”林年说。

  “犬山家主亲至,可比到了什么车重要百倍,看来这次本家确实是将我们看做了一件“事”了。”宫本一心见到纸扇下的黑羽织老者瞬间面色有了变化。

  “这些人都是来接你的吗?师弟你排面好大。”曼蒂越发觉得这一趟软饭吃得香喷喷了。

  “具体来说是接‘我们’,在校长致电之前日本分部甚至不知道你我的存在,这场面是摆给卡塞尔学院本部的,而不是摆给我们的。”林年看事情算是看得很清楚了,过去十六年的经历教导了他尊重和敬畏这种东西永远都是来之不易的,想要拥有长久的权柄和地位只能靠实力去切身获得。

  林年三人在观察车队的所有人,车队前的犬山家主也在观察他们。

  纸伞之下一身黑羽织的犬山贺面色平静地仰望着舷梯上为首的那个孩子,在初阳照在那张稚嫩面庞的一刻起,他大概就已经猜到了对方的身份,晨光好似为那孩子黑褐的瞳孔镀上了天辉的颜色,当两者目光相接时,犬山贺看见了那清澈眼眸中冉冉升起的红日。

  日出东方之象。

  大才...

  “世津子,去吧。”犬山贺微微颔首。

  他背后打伞的世津子将纸扇递给了随身伺候的长谷川义隆,从一侧迈巴赫的引擎盖上拿过新鲜带露水的手捧花,小跑着向舷梯奔去,背后修长的马尾随着步伐起起落落,阳光照在小腿上的剪影美的落套,骨肉匀停、温如玉脂大概就是形容这一幕。

  这么美的一幕然而车队中没有一个黑衣男敢抬头去看,‘觊觎’这种东西在这种场合下是不允许存在的,谁都知道世津子并非是犬山家临时从红番街上找来的女孩,她是如今日本最知名的“松山芭蕾舞团’的首席,上一场的表演是在新国立剧场,想要订到有她的芭蕾舞场子的票需要提前一个月预约还不一定有位。

  放眼看向名贵车队的尽头还能发现那里停着一辆加长Limo礼宾车,车门内有不少好看的女孩在补妆,叫得上名字的就有知名天才音乐少女河纱,风靡棋界的职业女棋手琴乃,以及东京电视台的新宠儿弥美,或优雅,或妩媚,像是未打开的潘多拉魔盒,钥匙就落在纸伞下的老人手中。

  这些女孩都是犬山家主的干女儿,可以说是由犬山家主一手扶持起来的名媛,出入社会各界的顶级交际圈掌控无数可利用资源,只在犬山家有需求时如群花聚拢般汇聚一气绽放万般色彩。为了今日的接待,她们推掉了一切事务、表演会、电视剧面试亦或者棋艺大赛,只为藏在车厢中对打开车门的男孩露出朝花绽放般的笑容,此等殊荣,何人能享?

  如今,挺稳湾流上走下来的男孩告诉了所有人答案。

  三人从舷梯上走下,林年领头,宫本一心随后,曼蒂垫尾。

  才落地,一捧花就递到了面前,林年伸手接下了,世津子上来就是一个拥抱,香风扑面笑容满怀:“日本へようこそ(欢迎来到日本)!”

  林年微微退了一步,左手握着捧花,右手伸向前:“初次见面,还请多关照。”

  两人礼节性的握了握手,握手的期间林年多看了世津子几眼,握手结束后就抱着捧花让开了位置,世津子也接着跟宫本一心和曼蒂握手拥抱了。

  世津子领头带着三人走向车队那边,曼蒂小碎步过来贴到了林年身边小声说:“师弟,如何?”

  “什么如何?”林年问。

  “我看见你偷偷瞥人家的大腿和胸部了。”

  “是看脚和虎口。”林年小声回道。

  “看脚我懂,但看虎口是什么鬼?”曼蒂不解。

  “穿着高跟鞋,跑过来的速度不慢,代表平衡性很强,应该经受过专业训练或者有舞蹈的底子。握手的时候手上虎口有修剪过老茧的痕迹,经常握枪或者其他东西,我比较倾向于刀剑类。这个女的应该会点剑道,但具体水平我不清楚要打过才知道——没有性别歧视的意思,只是我认识的人里漂亮的女孩都不怎么能打。”林年看着世津子一身的黑白相间的学生制服,简直像是日本动漫或电影上演的偶然邂逅的女主角。

  “师弟你看见漂亮女孩第一反应不是搭讪而是打架?”曼蒂低声问。

  “这里是日本分部,她是犬山家找来的人。”林年提醒:“你觉得我还能这么想?”

  “这种场面有资格出现的女孩大概都是犬山家主的干女儿,都很干净,林君不必多想。”宫本一心也压低声音加入了这场谈话。

  “犬山家主营风俗业,为什么家主的干女儿需要学剑道?还学的那么好?”林年小声问。

  “又能陪酒,又能抽出木剑打爆揩自己油的咸湿大叔?”曼蒂胡乱猜测:“感觉炫酷到爆啊。”

  “噤声了。”宫本一心说,他们已经走到了车队最前方犬山家主的面前。

  林年并不难注意到这位身穿黑羽织的老人,有些人就是这样,无论站在哪里你的第一眼总是会落到他的身上,这些人手上往往都握着权柄,因为自古权柄最为诱人。

  “犬山阁下?”林年试探性的伸手。

  “林君。”老人伸出了手与林年稳稳握在了一起,林年从对面感受到的第一印象便是强健有力,完全不像是一位统领大家风烛残年的老人,这位犬山家主无端让他想起了校长,两者都像是有着一把火在那腐朽的躯壳中燃烧,蓬勃出让人敬畏的巨大力量。

  林年这才有机会打量这位日本风俗业界的皇帝,斯莱普尼尔上宫本一心告诉他,犬山家掌控了几乎八成的日本风俗界命脉,盛极之时的犬山家主阁下曾站在黑水晶般的玉藻前俱乐部顶端,身着随风摇曳的黑羽织抬起右手,对准视线内新宿灯火的尽头,张开的手掌从右边缓缓移动到左边,整个新宿的灯火随之缓慢熄灭,三十秒之内,整个世界只能听见人群的嘈杂以及噪作的风声,整个新宿的火光尽被这位老人一掌熄灭,又随之意志重燃。

  这就是犬山家主掌控的权力,在新宿他就是无冕的帝皇,这位剑眉飞扬的老者手中的权柄是无数年轻人祈梦一生都不可企及的神台,如今他面带温祥的笑容与林年握手一起,言辞之间比起新宿的皇帝更像是一位林年久别重逢的长辈。

  “航程睡眠调整的如何,还有些许困乏吗?”

  “多谢犬山家主关心,在飞机上姑且是睡过了,现在算是精神饱满。”

  “那飞机上的客餐如何?有吃不便的地方吗?”

  “还可以,有素食和汉堡,还有新鲜的橙汁。”

  “素食和汉堡有失营养了,早餐的话我们这边已经准备好了,只需要移步俱乐部,对于招待这方面我们犬山家向来很有信心。”犬山贺右手微微揽住了林年的臂膀,这一动作让宫本一心的眉角有些跳,一旁的世津子见到后也不经意垂首后退了半步给这老少两人留出了空间。

  林年略微有些无所适从,他早预料到校长致电本家大概会十分看重他们这次的访问,但也没想到对方居然放架子放到了这种程度,由一家家主亲自接机嘘寒问暖,这态度简直好到了让人感觉异常的程度。

  说美食,说爱好,说远在天边本部里的昂热,又说到日本的繁华和浮世绘上富士山的白雪皑皑,一时间,犬山家主无话不谈。

  曼蒂和宫本一心跟在了老少两人的后面,他们非常懂得读空气的艺术,因为他们知道这一次访问的主角是谁,不过世津子却也是懂事的立刻招待起了他们两个,还贴心的为他们准备了花环,聊天时也用的是曼蒂熟悉的英语。

  有说有笑地走了几步路,曼蒂忽然注意到了打着纸扇单手抱着冰桶的长谷川义隆一直候在他们身边,不由上前迎了过去:“还准备了香槟吗?太客气了...”

  长谷川义隆此时注意力还放在前面的老少身上,不留意之间怀里的冰桶就被抱走了,他愣了一下之后身边的曼蒂就陡然响起了惊叫声。

  前面的犬山家主和林年都停下了脚步看了回来,林年一眼就看见了曼蒂手中的冰桶里面躺着一根带血的新鲜尾指...

  “这件事说来话长。”犬山家主蹙眉一瞬,面色又恢复了平常。

  “这是之前发生了什么意外吗?日本应该没有拿断指接待客人的习俗。”林年面色没有什么表情,暗地里却是松了口气,这老人简直太热情了,才几步路的时间就能从飞机伙食问到他的择偶标准,这下的意外终于可以转移一下话题了。

  “一个晚辈,理应充当接待的工作,但因为一些闲事耽搁了来不了为此谢罪。”犬山家主看了一眼冰桶,又注意了一下林年见到血腥断指的反应,见到对方没有惊吓反而‘松了口气’眼中掠过一抹有趣的光彩:“小孩子气的做法罢了,不用在意,全是我们犬山家的管教不当。”

  “因为耽搁了接待就切指,再大些的过错是不是就该切腹了。”林年扫了一眼断指说:“看起来对方一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才会缺席的,只是因为没有来接待我们就断掉一根手指,这未免也太不近人情了。”

  “林年你的意思是?”犬山家主面带微笑问而不语。

  “用冰块冷藏着意思是还能接上去吧?”

  “6-8小时都能续借,但今天天气不错,冰块很快就会化掉,这根断指的保存是个问题。”宫本一心接过了曼蒂手中的冰桶。

  “还请问一下这根断指的主人是?”林年看向犬山家主。

  “我记得不错的话是家族中一个叫大久保良一的年轻人。”犬山家主微笑着说:“看起来林年你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啊。”

  “我只是很好奇不惜断指也要奔赴而去的事情是什么。”林年说。

  “此前良一一直奔波于新宿中的一起谋杀案,大有可能也是为此而耽搁了接待的事务...他是我看着长大的,除此之外我无法想到其他的原因。”一旁的长谷川义隆鞠身说。

  “谋杀案?事关危险混血种吗?”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长谷川义隆看见这个16岁的孩子瞬间勃发出了‘兴致勃勃’的情绪。

  “能找到他现在的位置吗?看起来比起美女和美食,我们的贵宾对这种事很有兴趣。”犬山家主看向长谷川义隆含笑说。

  “如果他还在新宿,‘辉夜姬’一定能会找到他的。”长谷川义隆低声说。

  ‘辉夜姬’三字一出口,一旁表现的少许兴奋的林年微微一顿,眼底掠过一丝谁也察觉不到的光芒。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mxs123.com。七猫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qmxs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