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 第一百三十九章:不限红规则

第一百三十九章:不限红规则

  日本人都说“小钢珠店里出神经病”,这句话真不假。

  在新宿经常能看见MARUHAN的柏青哥连锁店,一家店面中至少四五百台柏青哥机器同时运营,每到早晨店里就会被围的水泄不通,不少号称柏青哥老手一大早就会来抢胜率较高的机器,揣着中午的便当和两包烟机器前一坐就是一天,从早到晚肾上腺素玩命似的分泌不疯也得中毒死了。

  极乐馆的柏青哥也算是充分学习了MARUHAN连锁的一些经验,那就是无论在什么地方产品的质量是其次,对客户的服务精神才是重中之重,只要柏青哥机器前的客人有什么问题一旁的服务生、美少女们就会第一时间跪坐在身旁温婉微笑着解答,答题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游戏机制、操作方法、年龄、三围以及XP系统。

  不过现在坐在柏青哥机器前的林年倒是没什么兴趣去享受这无微不至的美少女服务,所有前来搭讪的女孩都热脸贴了冷屁股,屈身坐下露出的绝对领域全给路过的咸湿赌客们看去了,座椅上的男孩全身心都钻到了奇怪的光污染机器里了,看着万元大钞换出来的弹子一个个飞逝而出,在机器内各种旋转下坠朝着开奖口努力的钻去。

  但只是游玩了十分钟,林年就摇了摇头抛弃了不切实际的幻想,发射出了最后一颗弹子,起身伸了个懒腰。

  他放弃了。

  就刚才那一会儿的时间林年就打出去了少说一百万円(六万元),也就一会儿的工夫十张万元大钞就消失一空了,可最后他什么也没得到,其中他也不是没有打进过几次中奖区,但随后的老虎机环节总是不尽人意就是了——始终是电脑后台控制中奖几率,这种中奖因素全权交由电脑算式的赌博是最为愚蠢的一种,知道百分百黑幕的情况下还往里面投钱那不叫赌客,那叫白痴。

  然而这片区域里依旧有不少鬼迷心窍的赌客拿着一盒又一盒换来的小钢珠红着眼睛坐在机器前揉捏着身侧女孩的大腿,对于他们来说或许在柏青哥里找的不是胜利,仅仅是看着老虎机抽动瞬间的光污染刺激罢了。

  总的来说想要一晚上赚到足够吸引赌场注意的金额,靠这种东西根本就不现实了。

  哦,也不是完全不现实,林年在柏青哥区域转了两圈,发现最深处居然还有一台比正常柏青哥巨大两倍的机器,机器的造型更是夸张地修建成了魔鬼一样张开的大嘴就是机器内部的画面。

  沼泽之王,这是这台柏青哥的名字,一颗弹子五千円,中奖反红利十亿,算是柏青哥里的当之无愧的怪兽。

  现在坐在柏青哥机器面前的是个年纪不大的年轻人,鼻子有些尖脸上的表情近乎扭曲,在机器的台下不少赌客在加油为他打气,吼叫声中依稀吼叫着年轻人的名字,好像是...开司?什么来着。

  林年只是驻足看了一会儿感受了一下赌徒们狂热的气氛就转开了视线,柏青哥这玩意儿委实不适合他了,其实在刚才游玩的时候林年已经不下三次进入了一阶刹那的状态试图作弊,可纵使他能观察到每一个钢柱的运动轨迹以及下坠路径,隔着一个玻璃屏幕始终没有任何办法干涉到里面的运动...

  想要在柏青哥上百分百赚钱,大概唯一的方法就是把弹子落入奖区的几率提到九十以上,靠巨大的次数饱和式冲击老虎机的中奖几率。

  可很明显林年做不到,要怨就只能自己的言灵是刹那,而不是更便利的元素系,譬如风王之瞳什么的,不然他就可以利用言灵偷偷把每一个弹子都精准无误地吹进中奖区了。

  今晚他是来赢钱搞事情的,而不是来赌博的。

  机器赌博,十赌九骗子,十赌九输,很可惜这个道理并非人人都懂。

  林年看向了极乐馆的另一边,在那边才是极乐馆豪赌真正的舞台,而良一现在大概就正在那边踩点,同时,那边也才是极乐馆真正噬金之地,柏青哥这边顶多只算是炒炒气氛、玩玩而已,真要看金钱如山洪崩泄,还得上得了那些筹码如山堆积的赌桌。

  牌九、德州扑克、21点、跃龙门...各式各样的玩法汇聚在一堂,每一分每一秒都能听见各式各样的哀嚎声、惨叫声、咆哮声,无数家底殷实的人在一局或者数局中倾家荡产,等待他们的不是财疏一空的解脱,而是往返于借贷和滥赌的深渊。

  猛鬼众就是建立在这些苦痛之上的,恰如妖艳如血的曼陀罗寄生在人的皮肤上,麻木不仁的欣赏着生命的凋零,啜食鲜奶一般汲取苦痛人们的鲜血来让自己更加茁壮。

  越是看下去,林年越发打心底里厌烦起这种地方了起来,而这时刚好良一也完成了一周的巡视,从不远处提着黑色的手提箱独自向他走了过来。

  “调查的差不多了。”良一平静地说:“我们边走边说。”

  林年跟上了良一的步伐走向了极乐馆更深处,良一余光瞥着途径的摄像头说:“如果我们今晚的目的是让极乐馆为我们奉上一个‘愿望’的机会,我询问了一些赌客大半年来极乐馆的情况,在不同人的口中收集到的信息都指明出一个‘标准’,那就是我们想要见到这里真正的负责人,今晚就得积累不下于十二亿的赌金。”

  “十二亿?”林年侧了侧头,这可不是个小数字,就算刚才柏青哥区域那边的沼泽怪物也不过只积累了十亿奖池,而且他还听说奖池里每一颗小钢珠都是倾家荡产的前人投资进去的,要想拿到那十亿无异于是吞下了失败者的每一块尸骨。

  “听着很多,但其实极乐馆里的客人玩的都很大,如果运气不错,又敢压重筹的话,几个回合就能筹到十二亿,到那时候这家赌场的经理就会主动出来见我们。”良一说。”

  “我没什么所谓也没有什么经验,这种事情你说了算。”林年摇了摇头,手提箱里的钱本来就不是他们的,输再多,赢再多也不管他的事情,今晚他是来砍人的,赚到十二亿只是砍人前的副本费罢了。

  “刚才逛了一圈,我找到了一张合适的台子。”良一带着林年走到了一张围满人的赌桌钱:“猜单双会不会?”

  “当然会。”林年点了点头。

  “那你了解赌场吗?”良一又问。

  “不了解。”林年摇头:“但我知道赌场永远不会输。”

  “是的,赌场永远不会输。”良一说:“赌场吃的是抽水钱,他们会尽可能的将赌客分散到各张桌子上,同时进行的赌局越多他们的盈利就越大,而他们也永远不会担心暴死或者瞬间巨大亏损,因为在赌场手里往往永远捏着一道杀手锏,那就是限红。”

  “限红?”

  良一站在赌桌旁看着桌上堆积如山的筹码淡淡地说:“要赢垮一家赌场只需要一个先决条件,那就是钱多,在赌场你的钱足够多,庄家不作弊,你完全可以吃掉庄。只要跟庄玩比大小就行了,每一把你都压庄家的全部身家,钱够多庄必死。”

  “如果输了呢。”林年问。

  “简单,如果你第一把压上了庄家的全部身家,输了,那就翻倍庄家的全部身价继续压。”良一说:“所以在任何赌场都会有限红的说法,他们会在每局赌局上设置上限,比如限红是10万你一局最多就能赢10万或者输10万,下注上限是黔驴技穷后的终极杀手锏...但在极乐馆,这里是没有限红的。”

  林年微微睁大眼睛明白了良一的意思,但随即他又皱起了眉头:“可我们没有足够的本金。”

  “所以我们只能选择最笨、但也是最为异曲同工的办法。”良一挤开了人群,把手提箱放到了桌边回头看向林年:“我们每一把都跟庄家梭哈,两千万本金,连赢七次我们就可以获得12亿,连赢到十次就可以迎来指数爆炸,那时候我们每一次的本金都贴近了赌场的下注极限,只要能连赢我们十七回合内可以把这家赌场赌垮。”

  你只要带一美金去拉斯维加斯,赌单双,每次都赢,连赢二十八次,你就会赢得整个城市。

  这句话,林年听过。

  “连赢十七次?”他微微点头思索着:“怎么赢?”

  良一看了眼林年,微微退开一点,做了一个请的姿态,美女荷官和整个单双赌桌都落入了林年的眼前,他摸着下巴有些发愣地看着良一,良一的表情却告诉他他是认真的。

  2000万円本金,梭哈17次,赢垮极乐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mxs123.com。七猫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qmxs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