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 第四百四十五章:禁闭室

第四百四十五章:禁闭室

  啪一声,曼蒂摔在了墙壁上,震得墙壁‘砰’的一声然后摔落在了地上,泥土溅在了她的脸和衣服上。

  “呃——”她捂住了自己的腹部,强忍住呕吐的感觉,如果喉咙里面的东西吐了出来,那她今晚上大概就得饿肚子了,刚才吃的那顿饭可是今天最后一顿了。

  止住了呕吐感后,她吐出了嘴里的泥土,在周围狱友们的起哄声中皱着小脸重新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囚服沾着的灰尘和土屑。

  “还敢起来?”在她的不远处有人瓮声瓮气地低骂了一句,随后是急促的步伐声靠近,一只小腿足有她大腿粗的腿脚踹了过来。

  这一次曼蒂学聪明了,不硬碰硬对方了,灵巧地一个下腰躲开了贴脸而过的腿脚,一个翻身正向趴在了地上短促的低吼一声冲了上去,擒抱住了敌人的水桶腰,灵巧地在对方挥手砸击之前绕到了她的背后,右手里偷抓的一把泥土猛地一下就糊进了对方的眼睛里!

  在曼蒂的身下,那身高足有两米的女人吼叫出了声,抬手就想把背后的这个毒蛇一样的婊子给抓下来,但却捞了个空,对方早已经双手按住她的脑袋一个翻身跳到了她的面前,一记撩阴腿再跳起来猛击咽喉部位,最后在那壮硕的身躯跪倒时,一记狠辣的膝撞结束了这场争斗。

  鲜血泼洒在了泥土的地面,曼蒂面前的女巨人倒地了,而她却没有任何想要庆祝的意思,立马捂住了膝盖一脸纠结地蹦跶了起来,边蹦跶嘴里边喊着疼,大概是对方的鼻骨硌到了她的膝盖囚服下面的软肉都红肿了一大块。

  真是作弊!

  放风区域的刺耳哨声被吹响了,曼蒂一边抱着脑袋蹲下,一边悄悄地扭动着生疼的膝盖,心里直犯嘀咕。

  面前倒下的魁梧女犯人在进监狱之前的言灵应该走的是肉体强化的路子,类似“青铜御座”和“不动御令”,现在就算失去言灵之后她的肌肉和骨骼密度也是正常混血种的数倍,在互殴的情况下言灵曾是“戒律”的曼蒂不要太吃亏了,但好歹她近身格斗在学院拿的也是‘A’,放倒一个【绿色区域】里只依靠言灵吃饭的野路子混血种也不是太大的问题。

  只是现在揍人一时爽,事后的后果却是有些令人头疼了。

  围观的囚犯们尽数散开了,哨塔巨大的黑色铁门被打开,里面冲出了一队全副武装到牙齿的狱警队,在他们出现的瞬间,一个领域从狱警队最前面的人身上扩张开来,落到了每个囚犯的身上,每个人瞬间哀嚎出声躺倒在了地上浑身的皮肤下像是有蚯蚓在钻动一样。

  言灵·血泉。

  包括曼蒂也是受害者之一,她半蹲在地上勉强撑住了血液的躁动和逆流,领域的释放者冲到了她的面前毫不留情地就给了她一警棍,将她打趴在了地上龇牙咧嘴的。

  “第几次了?”领域的释放者,狱警队的分队长解除了言灵,防暴头盔下炽热的黄金瞳注视着曼蒂问。

  “报告...不知道。”

  “我上次说过了,再出现斗殴事件你就得进禁闭室。”

  “报告,在这所监狱中没有自卫反击的说法吗?”

  又是一警棍砸在了曼蒂的背上,疼得小姑娘闷哼一下,不安分地扭动着身子,想来囚服下的光滑背脊肯定出现了一条红印子。

  “A5237犯人,注意你的行为。”分队长透着黑色的防暴头盔注视着地上的曼蒂,“按照你的犯罪历史像你这样的犯人应该被上提到【红色区域】,而并非是【绿色区域】的这里,你也别逼我提出申请把你临时上调过去。你应该是知道在那里的犯人都是过得怎么样的生活。”

  地上的曼蒂没吭声,看来也是知道分队长口中【红色区域】的利害,她一旁的狱警队员弯腰检查了地上昏迷的高大女犯人的情况后,抬头看向了分队长微微点头示意没什么大问题,分队长这才示意准备收队。

  “至于你。”分队长在收队之前低头看了一眼曼蒂,“这已经是你在来到这里不到半年以来的第十三次斗殴了,为此你需要付出一些代价作为警醒。”

  “阿sir别吧?你应该知道那群女强奸犯馋我身子才跟我起冲突的,长得细皮嫩肉,绝代风华也不是我的错啊。”曼蒂苦着个脸说。

  “比起禁闭室你更想去一趟忏悔室?”分队长扭头看向曼蒂问。

  “不了,禁闭室挺好,就禁闭室吧。”曼蒂立马改口了,从地上麻溜地爬了起来。

  “......”分队长没说话,反手就是给了后脑勺曼蒂一棍子砸晕了她,才爬起来的女孩又华丽丽地扑街了,一声都没吭得出来。

  “带走。”分队长看了曼蒂一眼面无表情地挥了挥手。

  忏悔室只是分队长提出来吓曼蒂的,真正了解内情的人其实都心知肚明,切尔诺贝利监狱拥有数不胜数的不人道的地方,忏悔室只是其中一个,比之更为严酷的惩戒之处比比皆是,可地上的金发女孩却是怎么也不会被送到那些地方去的。

  这个女孩的身份极为特殊,一旦出了什么问题,上面的人一旦问责下来监狱里谁也担不起责任...就算她有一天真的犯了什么大错,她最多也只会被关关禁闭,没有再进一步的惩戒。

  “犯事之前真是傍上了一个好男人。”分队长冷冷地看了一眼曼蒂,挥手示意其他人把这个女孩扛上,转身走向了黑色的哨塔。

  而另外一个魁梧的女犯人则是被人送去了另一侧,看离开的方向应该是送向了忏悔室,很显然这次斗殴的最大责任已经被推卸到了这个倒霉蛋的身上。

  —

  —

  禁闭室。

  漆黑的,没有光源,没有声音,墙壁如迷宫一般凸起菱形的支角,整体看起来不像是监狱的房间,而像是现代的艺术的杰作。

  在室内的正中央有一张金属椅子,曼蒂坐在这张椅子上,双手、双脚都被固定住了,就连脖子都被铐在了椅背上,双眼被黑色的布罩住了,浑身上下都没有可以动弹的地方,唯一能做的只有呼吸。

  整个房间的墙壁都由最为先进的吸音材料打造,进入这间房间关闭大门后里面的人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和胃部消化食物的琐屑声,六面墙体都是用很低声音反射率的材料制成,这意味着就算你大声吼叫也只能听见微如细蚊的声响。

  这里的环境超过了安静,达到死寂的程度,只有真正体验过绝对寂静的人,才能知道这种难以名状的恐怖,就算你想要嘶吼发泄,所有的声音都会被这所房间吞噬掉,无法宣泄的恐惧只会让你的恐惧翻倍,直到崩溃。

  常人能在这里忍耐的极限时间是半小时,而在监狱中被投入禁闭室的犯人则是二十四小时起步,而这间禁闭室在切尔诺贝利监狱只是【绿色区域】里最为温柔的惩罚,而曼蒂也已经是这里的常客了。

  第一次被关在这里,曼蒂几乎也是崩溃的,那种绝对死寂的感觉差些让她疯掉,但逐渐地她找到了排解自己恐惧的方法,那便是跟自己下棋,闭上眼睛后她仿佛看见了一张熟悉的黑白棋盘,只要她将精力放在了棋盘上拨动上面的棋子,现实中的一切也将会过得容易一些。

  又一次棋盘重开,曼蒂百无聊赖地跟自己下着棋,这种左手跟右手猜拳的无聊行径她已经做习惯了,可这一次棋盘上的变相却是超乎了她的意料。

  她被将死了。

  她被自己将死了。

  很离谱...就像是对着镜子划拳,结果镜子里的自己赢了一样。

  曼蒂一时间没反应得过来发生了什么,但在反应过来后神色就渐渐沉静了下来。

  黑暗的禁闭室里不知何时多出了第二个人,也正是那位出色的弈手拨动了棋子战胜了她。

  祂悄然站在了她的面前,为她取下了脸上的黑布。

  在绝对黑暗的禁闭室里,黄金瞳微亮的光芒照亮了金属座椅上的曼蒂,在她面前站着的人微笑地看着她说,“看起来你在这里过得还不错。”

  祂的声音直接传入了曼蒂的耳中,像是以某种力量包裹着,强行进入了她的耳中没有浪费分毫溢散到周围的房间里。

  “可能我得重新定义一下‘过得不错’这个词了。”曼蒂叹了口气直视着面前的女人,“三天一顿小打,五天一顿大打,打输了进医护室,打赢了进禁闭室,这种日子不是人过的啊。”

  “没有办法,为了计划你必须来到这里一趟。”祂苦笑着说。

  “我知道,我知道。”曼蒂叹气,“但心里还是不好受啊,师弟呀,我的师弟呀...三天看不见师弟我心如刀绞啊!”

  “觉得委屈了?”

  “那是相当的委屈。”

  “没事,马上会更委屈。”祂笑道,“接下来可能要拜托你去监狱更深的地方一趟了,现在你待的地方只是绝对安全的【绿色区域】,而你最终的目的地则是最深处的【黑色区域】。”

  绿色区域关押的犯人不过是‘C’级甚至‘D’级的混血种,这些小角色曼蒂收拾起来也费不了多大的劲儿,而再往上的橙色区域则是‘B’级与‘A’级居多,开始有了不少放在混血种里也是狠角色的家伙了。紧随其后红色区域则是关押着重大案件相关的危险人物们,清一色的‘A’级,吃人不吐骨头的狠货,而黑色区域...曼蒂只知道那里关押着的是切尔诺贝利监狱真正的怪物,或者说整个监狱当初也只是为了那些怪物修建起来的。

  每一个区域的管辖制度天差地别,越深区域的犯人越是特殊,像是现在曼蒂所待着的【绿色区域】跟外界的普通监狱没什么区别,但听说到了【红色区域】里面的制度就相当匪夷所思了,完全令人想不到监狱还能那样做。

  “...师弟现在怎么样,醒了吗?他还好吧?”曼蒂并没有拒绝祂的安排,毕竟从那一枪打在林年身上后,她就明白了接下来自己身上遭遇的一切都是对方的计划,而她也只能顺应这个计划来到了这里,所以比起接下来注定要经历的事情,她更关心监狱之外她无法触及的一些事。

  “醒了,他现在很好,从未有这么好过,捣乱的家伙得到了应有的惩罚,而他在蛰伏与沉眠之后即将等待他的是青铜与火的试炼!”祂淡笑着说,“你现在所承受的一切苦难,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为‘太子’的王座奠下基石,他注定成为新时代的主人,而你也将是他最忠诚的仆从!”

  “但愿吧。”

  但愿那时他还记得我。

  曼蒂闭上了眼睛,再睁开时房间已然一片黑暗,像是从来没有人来过这里。

  她轻轻叹了口气,可就连叹息声都被收走了,黑色的死水里不起半点波澜。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mxs123.com。七猫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qmxs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