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五章 路_山河妖尊
七猫小说 > 山河妖尊 > 第六百五十五章 路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六百五十五章 路

  洛白三人御剑飞向行渊谷所在的地方,龙帝山巨坑中的情景自然就是没有人知道了。

  这一切,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已经是难以预料的事情。

  万事万物,都难逃这一选择,不到最后一步,又会变成什么样子了?

  ………………

  九鼎碑世界中,一切都是有定数的。

  柳书白的传承已经是到了最后一步,顾秋白在一边,看不清神情,想来应该是很向往的吧?

  至于柳书白最终获得的传承是什么样子的,或许只有柳书白自己清楚了。

  柳书白作为东洲上河柳家人,与儒宗毗邻,自然想要关于儒道方面的传承。

  单凭想象,是不能决定这件事情的。

  只有到最后一步,才会有真相大白的那一瞬间。

  除此之外,除了柳书白自己说明,谁又能知道了?

  他们这一波人,柳书白、顾秋白、轩辕亦泽、师鸿鸣,柳书白接受传承,顾秋白在旁边看着,轩辕亦泽被明水涧召唤回去,此时此刻已经是不在龙渊九鼎碑世界中。

  那师鸿鸣了?

  师鸿鸣转化成为火舞苍狮与血战狼王对上,现在还是没有消息。

  也不知道师鸿鸣到底是怎么样了。

  九鼎碑世界中,除却他们这个地方,还有苏衡他们所在的地方。

  龙骨剑、苏衡、孟氏兄妹,这本身也是一处定时炸弹。

  不过,现在更重要的地方却不是这里,而是另外一个地方,快要产生变化的行渊谷。

  也就是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九鼎碑世界很快就会坍塌的,没有任何缘由。

  这本身就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既然行渊谷要发生变化,那么支撑着九鼎碑世界的力量就会消散。

  不出意外的话,九鼎碑世界是撑不了多久的。

  这样的情况下,原本还有些弊端的柳书白一下子就是豁然开朗,然后弄开了属于自己的传承,居然不是秘术传承,反而是一王器——皇道笔。

  柳书白看着手中突然出现的皇道笔,整个人都是懵的,不知道怎么就在一瞬间通畅了。

  明明在这之前,还是有些抵触的,总觉得要花费很长的时间,才能将这东西给融合完毕,这样才能看到里面的东西。

  怎么就眨眼间完成了这件事情?

  还得到了一王器——皇道笔。

  这些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柳书白整个人都是懵的,连王器这样的存在都是不能让他激动起来,整个人像是丢了神。

  “柳公子?”

  看着这样的柳书白,顾秋白就是出声喊着,想要唤回柳书白的神智。

  不过,喊着柳书白的时候,顾秋白的视线也是落到了柳书白手中的皇道笔,跟普通的笔没有什么两样,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这笔出现以后,柳书白就是变成了这个样子。

  顾秋白的视线落在皇道笔上面,再一次喊着柳书白,想让人更加清醒一些。

  这一次,柳书白清醒过来,看着手中的皇道笔,又是看向站在自己身边的顾秋白,很是感谢顾秋白将他唤醒。

  “顾公子,多谢。”

  “没事,柳公子无事就好。”

  顾秋白摆摆手,对这件事情本身就是没有那么在意。

  “王器皇道笔,没想到在龙渊这样的地方,能够得到这样的至宝。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柳书白看着手上的皇道笔,倒是没有想明白为什么皇道笔会出现在龙渊。

  龙渊是妖族的地方,怎么会出现儒道的东西?

  这皇道笔可不是寻常的东西。

  而且,这么看着皇道笔的时候,柳书白有一种感觉,就是自己已经跟皇道笔产生了联系,他能够控制皇道笔,而皇道笔也不会轻易被别人得去。

  这样的变化,柳书白实在是想不清楚。

  “柳公子,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眼看着柳书白再一次沉默,顾秋白就是忍不住问道。

  “本无大事,只是这突然生变,总觉得龙渊才是出问题的地方。我这心里啊,总觉得不舒服。”

  柳书白摇摇头,并不是皇道笔有什么问题,而是他整个感觉并不是很舒服,这种感觉来源于整个龙渊,而这九鼎碑世界中只是龙渊的冰山一角。

  这等情形下,很难去想象整个龙渊发生了什么事情。

  “心里不舒服?”

  顾秋白听到柳书白的话,稍微有些诧异。

  听到这话以后,顾秋白也有一种感觉,心中突然就是紧绷起来,觉得周围有什么东西改变了。

  这种变化真的很是奇怪,没有任何来由,起因居然只是因为柳书白的一番话。

  顾秋白看向柳书白,柳书白知道这种情况吗?

  如今看来,怕是不了解这件事情。

  “柳公子,这件事情之后再去想吧。轩辕公子已经离开,师公子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我们需要去找师公子吗?”

  顾秋白沉下心思,这并不是一件适合跟柳书白讨论的事情。

  既然这样的话,还不如说一说别的事情。

  师鸿鸣的事情到现在可还是没有一个结束。

  “师鸿鸣?师公子。”

  听到顾秋白的话,柳书白稍微沉默了一下,就是点点头。

  “也行,就这样吧,一直守在这里,也是没有意义了。”

  可不是没有意义了嘛,柳书白已经得到了自己获得的东西,继续下去的话,只能是干等了,这并不是一件好事情。

  柳书白自然是明白了这件事情,才是同意了顾秋白的说法。

  随后,柳书白就是收起皇道笔,跟着顾秋白分辨了一下方向,就是朝着一个方向寻过去,不知道这个地方能不能找到师鸿鸣。

  除却师鸿鸣,又是否能够遇见血战狼王?

  这都是未知数,顾秋白跟柳书白都不是很清楚这些事情。

  柳书白跟着顾秋白离开了,原本皇道笔所在的地方兀自出现一巴掌大的小塔,小塔旋转着,冲进迷雾中,转瞬就是消失不见,仿若一种错觉。

  以后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了?

  ………………

  “为什么要跟着我?”

  莫山转过身,看着跟在身后的牧寒,牧寒背着牧凰一步一步跟在他的身后,这个样子已经是持续了很久很久。

  这下,莫山实在是忍不住了,就是想问一问牧寒这样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你不是你,但是我必须跟着你。”

  结果,牧寒就是跟莫山说了这么一句没有头脑的事情。

  雪川之处,莫山的确是说过这样的话,并且开始那个雪川的世界。

  这里终究是九鼎碑的内部世界,不是真实的世界,你想要逃离,并且意志坚定的话,之后就会转化地方,那个你自己内心深处想要去的地方。

  这种情况都是因人而异的。

  可是,莫山没有想到牧寒居然能够背着牧凰一直跟在他的身后,这件事情就是显得有些奇怪了。

  莫山并不是一个能耐住性子的人,当初能够察觉到自己不对劲儿,如今面对牧寒就不一定会有好语气。

  “你到底是想要做什么?难不成是我的身上有什么东西吸引着你?”

  莫山现在这样的语气已经算是对牧寒好的了。

  进入龙渊以后,莫山的脾气莫名的好了很多,火仗一样的感觉并没有那么明显,所以现在才会是这个样子。

  “我说了,我要跟着你。跟其他的没有关系。”

  牧寒摇摇头,这一切还真的就是没有关系,有关系的一直都是莫山这个人的存在。

  原本莫山是独自离开的,牧寒抱着怀中的牧凰,一直跟莫山说离开雪山,他会找到更好的自己。

  然而,之后,竟然是不知道怎么了,牧寒带着牧凰竟然是跟上了莫山。

  莫山原本也不是很在意,但一直一直都是跟着的话,就是有些在意了。

  这样的情况如何才能不在意了?

  是啊,这件事情本身就不是一件不能不在意的事情。

  因此才有了现在莫山追问牧寒的一幕。

  偏生牧寒什么都不想解释清楚,想让莫山走就直接说,想要跟着莫山就直接动作,完全没有多余的说法。

  那,莫山一直往前走还有什么意义?

  不一直都是在牧寒的注视之下吗?

  “你这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可别逼我动粗!”

  莫山看着牧寒,一招手,手中就是元力汇聚,他不想跟牧寒说来说去,更别说大部分情况下都是他一个人再说。

  如果,牧寒还不能给出一个心服口服的理由,莫山不建议跟牧寒对上一对。

  光脚的不怕湿鞋的,莫山只是这个样子,牧寒还背着牧凰,两个人半斤八两。

  或许之前牧寒会比莫山强一些,可牧寒背上的牧凰会在一定范围内限制住牧寒,这也就是成为了莫山的机会。

  只有这个样子的时候,才会觉得属于自己扥感情回来了!

  捏着手中的元力,莫山的心中突然就是冒出了这样的想法。

  稍微一走神,手中的元力攻击直接就是飞了出去,目标正是牧寒。

  “不好!”

  受伤的攻击一脱开手,莫山就有察觉。

  那一招已经是逼近牧寒,就算是莫山再快动作,也是要来不及的。

  只能让牧寒自己处理这件事情了。

  牧寒并没有动手,而是那元力攻击快要逼近牧寒的时候,牧寒的面前就是骤然多了一面冰墙,攻击落在那上面,没有穿透过去。

  因此,牧寒才是毫发无损的。

  但是,尽管如此,这竖起来的冰墙在莫山的元力攻击之下裂开了,碎成一块一块的,掉落在地上,化成一滩水迹,很快就是跟地面融合了。

  “没有必要做到这一步,很快就是能够解脱了。”

  牧寒看着脚底下的水迹慢慢地消失,又是抬头看向莫山,言语中竟是不太喜欢莫山这样的行为。

  “你!”

  莫山看着牧寒,视线又是落到牧寒背上的牧凰,算了,不跟这样的人计较,随便吧。

  莫山吐出一口气,继续向前走去,已经是不想管这样的牧寒,背着一个不知真假的人,还要这么跟着他,感觉这个人稍微有点儿问题。

  不过,莫山并不好直接说些什么,只能说这样的情况随便吧。

  随缘就好,一切都会有独特的蕴意。

  正如牧寒所说的,他会找到他,不管是不是真的他。

  他以后也会一直站在这里,走在这条路上。

  这,也许就是路的意义。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