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宋成祖 > 第289章 人才难得

第289章 人才难得

  外国人参加中原王朝的科举考试,一点也不新鲜,唐代甚至有许多外国人担任官吏,一起建设盛唐。

  大宋的情形不如唐朝,但也不是那么排外……让一个王子参加考试,也没什么了不起。只是仅仅参加这种考察读写计算能力的初级考试,实在是太小儿科了。

  而且和一群武人考试,会不会引起他的不满?

  为了这件事,吕颐浩只得再请教李邦彦。

  “太傅,这位王子的学问到底如何?”

  李邦彦仿佛没听见,直勾勾看着前方,吕颐浩又问了一句……老李突然抬起头,嘴角抽搐道:“吕相公,你能弄到考题不?”

  “考题?”

  吕颐浩傻了,“李太傅,这一次的考题就是抄写,随便写点公文,没有半点难度,你让我帮你作弊?”

  “不是帮我!”李邦彦摇头,“是,是帮着占城王子!”

  吕颐浩更傻了,“不是,李太傅,他一个王子,总不会连这点事情都不会吧?”

  李邦彦不耐烦了,“我就问你要考题,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我又不可能泄题舞弊?”

  “你想帮占城王子,还不是舞弊啊!”吕颐浩把脑袋摇晃和拨浪鼓一样,“李太傅,题目是官家出的,你想知道情况,就去找官家,我是没法帮你。”

  李邦彦深吸口气,竟然真的走了,看样子还挺着急的。吕颐浩看着他的背影,十分不解……能出使大宋的,基本汉语都是很好的,有些甚至学问极高。

  当初辽国还拿三光日月星这种对子来跟大宋斗法,要是没有苏大胡子这种天才,大宋没准还要在文采上输给契丹呢!

  占城虽然远远比不上契丹,但也多次来大宋,还有不少汉人在占城生存经商……从任何角度来看,这位王子或许学问不行,但也绝不是废物点心,岂能连一群大头兵儿都不如?

  不会是李邦彦这个老东西故意下套吧?

  想趁着官家不高兴,给我挖个坑,把我这个首相赶下去?

  吕颐浩半天想不明白。

  时间飞快,只用了三天,赵桓就把考题准备妥当了,甚至连印刷都弄好了。

  考试地点选在了国子监。

  整个流程和科举考试差不多,只不过没有科举那么严格,时间也很短暂,赵桓只给了众人一个时辰的考试时间。

  甚至都没有天子训话,只是发下试题之后,就宣布考试开始。

  赵桓被安排在了国子监签押房休息,几位宰执也都在。他们手里拿着天子出的试题,翻来覆去看了看,吕颐浩轻叹口气,“官家,这样的题目,只怕一刻钟都用不上啊!”

  其他人也深有同感,简直太过简单了,只要读过几年书,就能轻松完成,根本毫无难度!

  赵桓看了看众人,嘴角微微上翘,“要不这样,你们谁又兴趣,也写写试试,让朕给你们打个分数,就算咱们君臣的一个游戏,如何?”

  几位宰执看了看,有人不情愿,觉得太儿戏了,这就好比让一个博士后去回答幼儿园的题目,一点乐趣都没有。

  可诸如唐恪和叶梦得,这两位知道因为考试的事情,惹恼了官家……如果真的追究下来,他们俩后果不堪设想。

  这时候配官家游戏,没准伺候好了,还能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身在官场之中,犯错一次就够要命了,又哪能傻到一错再错。

  他们俩带头,其他人也不好拒绝,只能拿着试卷,找了张桌子,就很快写了起来。

  都说了这玩意没啥难度,果不其然,连一刻钟都没用上,所有人都写完了。

  赵桓收了十几份卷子,放在了手边,并没有急着去看。

  而是语重心长道:“诸位都是朝廷栋梁,执掌大权,肩负江山社稷……朕想问你们一件事,宋金之间,大宋何以必胜?”

  这个问题和眼下的考试离得有点远,不过在场众人也早有思量,张叔夜就躬身道:“官家圣睿,将士用命,我大宋人、财、物,皆胜过金人无数倍。臣以为正是克敌制胜的关键。”

  赵桓含笑点头,“不愧是枢密相公,可朕也想挑战你……从总体来说,你的道理讲得通……可落到每一场的战斗,大宋还能每次都集中数倍人财物?碾压金人,赢得战斗吗?毕竟宋金之间的战斗,也是一场场累积下来的,你们说是不是?”

  朝中诸公迟愣,题目越简单,回答起来就越是困难。

  吕颐浩道:“还请官家明示吧!”

  赵桓颔首道:“朕要说的是面对一件事情,最忌讳空谈……还是拿和金人的战斗来说,讲大宋有多少优势,固然不错,却也不免空泛。因为凡事都是力量强的一边必胜,那也就没有什么以弱胜强了。只要在战前计算一下力量差距,不用开战,直接就决定胜负了,这是不行的。”

  “同样的,一场大战,几万,十几万的兵马,如果每个人都不放过,且不说能不能说清楚,盲人摸象几乎是必然的。”

  “太宏大了不行,太细碎了也不行……衡量一支兵马的战力,一场战斗的胜利,关键看的是将领……这个将领不是主帅,而是营指挥使、都虞侯、都头这一级的……如果他们斗志昂扬,经验丰富,获胜的机会就很大……所以真正关键的是中层,他们才是骨干力量。”

  赵桓给诸位宰执讲了个道理,换成更容易理解的例子,比如探讨二战,如果只是简单罗列两个阵营力量差距,最后就得出个轴心国必败,这固然没错,可要是有人再仔细问一问,双方的战略战术啊,有没有办法以弱胜强啊?

  这时候要是什么都说不出来,你也不是真的理解。

  当然了,这么宏大的战争,如果仅仅是把目光放在少数几样武器上,甚至简单对比枪炮性能,比较坦克跑得快慢……你也推不出最终的结果。

  宏观太大,微观太小,真正有用的是中观。

  “朕的见解不是凭空冒出来的,恰恰是这两年多以来总结的经验,朕不断选拔敢战猛士,让他们担任中下级军官,构成御营的核心。每一次战事,他们都能很好完成使命,坚守阵地,奋勇杀敌,严格遵守将令。”

  “朕以为治军和治国是相通的……你们这些人都是科举出来的人才,满腹学问,是大宋士人的精华。就好比军中的帅臣大将。再往下呢?就是各级官吏,一层一层下去……但是,到了某个层次,就骤然断裂。说得再直白点,就是皇权不下县!”

  “在治理国家这件事情上,出现了断层!”

  “向上,我们有一群才华横溢,出口成章的才子儒臣,深受尊重,被视作文曲星;向下,就是那些整日为了温饱挣扎,几乎大字不识的百姓。二者的差距,天地之别!”

  “我们缺少一个层次,一个百姓和官员之间的衔接。他们没有那么高的学养,只是比普通人多认识几个字,多知道一些道理。他们拥有的本事,在真正有学问的人面前,不值一提。”

  “但是他们却远远比普通百姓强,他们能给最普通的百姓,答疑解惑。把朝廷的意思传达下去,把下面的声音递上来。承上启下,就是他们的作用!”

  赵桓认真看着吕颐浩,感叹道:“吕相公,你抱怨清丈难做,抱怨摊丁入亩困难……说改革举步维艰。朕知道你没有说谎,事情也的确如此。可这件事,到底是存在一个朋党,保守力量,百般阻挠,还是缺少推行变法的办事之人?又或者二者皆有?”

  “我们的官员,下面的办事小吏,还有那么多的差役……他们到底如何,能不能忠诚老实地执行命令?”

  赵桓这一番道理说完,吕颐浩错愕地张大嘴巴,果然陷入了沉思。

  所谓传统士人集团,保守势力,这是绝对存在的,根本不需要否认。但是仅仅因为反对,就推行不下去,是不是本身执政能力也不足呢?

  既然如此,那问题出在哪里?

  是不是官家讲的中下层力量?

  没有真正的执行力量,这才是历来变法艰难的原因……吕颐浩仿佛突然打开了任督二脉,一下子顺畅起来。

  “难怪官家要派遣有功士卒回乡,原来是在弥补这一块的缺陷!”

  赵桓含笑,“没错,既然这样,咱们再看看你们几位的答卷吧。”

  随手拿起吕颐浩的卷子,赵桓只看了两眼,就往旁边一放。

  “不合格!”

  再看刘韐的,赵桓还是摇头,就这么说吧,整个一圈看下来,除了李邦彦的,全都没通过。

  “这里面的原因你们知道吗?”

  吕颐浩老脸通红,用力点头,“臣明白了,本该简单的东西,臣卖弄文采,之乎者也,着实不该!”

  赵桓满意点头,“没错,写任何东西,都要考虑目的,不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面,这也是朕想让你们明白的。“

  吕颐浩颔首,“臣谨遵官家教诲,臣会多请教李太傅的。”

  李邦彦,毕竟他是唯一通过考核的。

  “那个……吕相公,其实我,我看到了答案,做不得数的。”

  “看到?”吕颐浩突然想起一件事,忍不住怪叫道:“李太傅,你当真向占城王子泄题了?”

  听到泄题,几乎是所有人都站起来了。

  开玩笑,科场舞弊,这可是天大的事情。

  正巧考试结束,所有卷子送上来,大家伙首先找占城王子的卷子。

  一场大白纸,几滴墨水……在泄题的情况下,这位王子殿下得了个零蛋。

  吕颐浩这才傻傻道:“那个……原来他是真傻啊!”

  赵桓也愣了一会儿,突然大笑道:“这才是大宋要找的人才啊!”

  官家和首相,截然不同的结论,到底谁是对的?大家伙的三观遭遇了危机……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mxs123.com。七猫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qmxs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