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山河盛宴 > 第两百零八章 你们都不配

第两百零八章 你们都不配

  文臻一僵。一瞬间心中无奈,第一次觉得找个多智近妖的男朋友实在很挑战。

  本来想慢慢委婉地说这件事的,虽说该有的信息交流要有,但毕竟难以启齿,也怕刺激和伤害他,影响对长川的大计,继而影响他的状态。

  男朋友太聪明怎么破?

  男朋友挑眉,黄铜镜里映出他如画眉目,唇角一抹笑意微冷,却又勾人。

  “胆子很大啊。”他缓缓道,“在我派人杀他未果后,还跑到我的院子,找我的人,是不是顺便还诉了衷肠?真当我拿他没有办法么?”

  他语气平常,不见怒容,可空气便似忽然紧窒。

  文臻停下手,缓缓趴在他肩上,“对不住,我没能杀他。”

  燕绥反手抓住了她的指尖,凑到嘴边轻轻一咬,斜眼看她:“舍不得?”

  一般人斜眼会很难看,然而燕绥的眸子看过来,瞳色分明月清水白,微微斜挑的眼角如自带阴影,一种不分性别的媚,文臻爱极这样的眼神,心都开始砰砰地跳,忽然想起昨晚唐羡之也问过一模一样的话,可当时她是什么心情来着?

  抵触,沉郁,无奈,叹惋……

  便纵最初有过一霎心动,可给她快乐的,一直都只是面前这个人啊。

  她摇摇头,刚想回答,燕绥却又笑起来,也摇头道:“凭他?”

  文臻也笑了,贴着他的颊侧,嘘他道:“你这无与伦比的自信和霸道,还真是让人讨厌呢……”

  燕绥笑,“那我愿天下人都讨厌我,只除了你。”顿了顿道,“不杀他是对的。哪怕他受了伤呢,但他敢来,就绝不可能没有后手。你贸然动作,只会置自己于险地。你记住,杀他的事不用你来做,你男人迟早结果了他。不过你万万不许有那种欠他一命的想法,你不欠他的,从来都不,当初火山那事他只是借机死遁,便纵救了你,昌平掳你便已经抵消,更不要说他还屡次对你下手。你昨晚没动手,只有他欠你情分的道理,明白吗?”

  文臻懒懒嗯了一声。

  她不想再欠唐羡之的,也不想让唐羡之欠她的,撕得越干净越好。昨晚没动手,一来如燕绥所说,她也担心唐羡之有后手;二来,当时那个情形,唐羡之近在咫尺,她又不知道唐羡之受伤,只觉得他真要想做什么,还在屋里的林飞白和燕绥绝对来不及救她。

  她没感觉到唐羡之的杀气和敌意,便想先稳住他。

  结果唐羡之是没敌意,却不知是不是伤后心绪浮动,携了一怀不合时宜的情意而来。

  她并不后悔没有切下他的手腕,却有点懊恼不知道唐羡之受伤。

  不然本不必太过谨慎,可以试着擒下唐羡之的。

  但此刻这淡淡懊恼也化去,眼前人是可心的人,平日里醋液如毒汁嗖嗖四溅,却能在这样的时刻懂她爱她包容她。

  “我喜欢的小蛋糕,可不是那种心慈手软的软包儿。”燕绥在镜中对着她一笑,“不过你不喜欢杀人,就不用管这些。你只保护好自己便好,其余的事,我来。”

  文臻用下巴轻轻地敲他的锁骨以示应答,想了一会儿又笑:“我还以为你要大吃飞醋,怒不可遏,把这屋子都砸了以示不满呢。”

  “是啊,你怎么知道?”燕绥忽然一拉她的手,文臻的身子顿时飞了起来,半空中划过一个半圆,翻落在他怀里,燕绥又顺手一抛,将她抛到床上,在文臻的尖声大笑里,扑上身去,笑道,“所以我要大闹特闹,把这醋大吃特吃,从先吃你开始……”

  一室笑闹,耀亮晨光。

  静室内段夫人放下书卷,听着那边的动静,微微笑起,半晌,叹道:“少年夫妻……”

  她眼神怅然牵念,似乎想起某些沉淀在久远岁月里的同样美好的曾经……

  另一边的屋子里易云岑悉悉索索地在玩他那个人偶版套娃,一层层地往里塞着什么,听到那边笑闹,看似没心没肺的少年忽然停下手,转头看了那边一眼。

  一边屋顶上,易秀鼎盘腿坐着,嚼着一根苦辛,她坐的这方屋顶,已经看不见燕绥文臻的屋子,但不小的动静依旧传入耳中。

  她没有睁眼,也没有动作,像忽然被套上一个雪做的面具,将所有的心思都压在那冰冷之底。

  ……

  屋子里文臻和燕绥笑闹了一阵,便有侍女过来,说是李厨子感谢上次姑娘的赏赐,特地送来了一些点心,现在在外头等着。

  李厨子便是李石头,上次文臻和他揭露了韩府和刘厨子辜负他的事情,想必这两天他越想越明白,这便来找文臻了。

  文臻便换衣准备接待,忍不住又刷一遍牙,心中颇有些感触。

  燕绥如今真是和从前不同了,昨晚的事他有理由生气,也确实是生气的,但却一点也没对着她。

  她准备去前厅和李石头说话,绕过天井时,却看见燕绥院子一个不起眼的拐角,和一个护卫模样的人说话,但仔细看那人身形气质,好像是林飞白。

  两人不知道在说什么,林飞白神情不大好看。

  文臻并无意偷听,但走过去的时候,对话声还是迎风飘入耳中。

  林飞白低声说了些什么,隐约提到唐羡之的名字。大抵是在复述昨晚他看见的情况。

  燕绥忽然低低笑了一声。

  那一声笑,彻骨的冷。

  文臻忽然就能感觉到,燕绥这是已经完全猜到发生过什么了。

  林飞白似乎也明白了,默然半晌,再开口语气硬邦邦地:“我去杀了他。”

  燕绥淡淡道:“用得着你?”

  林飞白被呛了一下,又沉默了好一会儿,似乎转身要走,但终于还是忍不住,道:“你……不要为难她。”

  又一阵静默,随即燕绥失笑,“林侯,我很好奇,你是以什么身份对我说这话?”

  没有回答。

  文臻又往墙角避了避,不想看到林飞白难堪又微怒的表情。

  “还有。我说你配不上她,你最好早点明白自己是怎么配不上的。”燕绥道,“我为难她什么?她做错了什么?我是该怪她太善良还是怪她太谨慎?作为男人,女人受了侵犯,最好先怪自己不够强大,让她为了保全自身,不得不步步谨慎,不得不再三思量,不敢去痛快尝试,以至于错失良机。”

  半晌林飞白吁了一口长气。似要吐出一腔的积郁。

  “她心中只有我,这就够了。其余的事,她愿不愿做,能不能做好,谁有资格苛责为难?觉得谁嗡嗡乱飞惹厌,自己动手就是,要女人来办丢不丢人。”燕绥轻描淡写地道,“你是平常人,你不能懂她,这世上能懂她的只有我,你们都不配。所以,走开点,我要去陪她困觉了。”

  一阵静默后,墙头忽然响起碎裂之声,随即声音不见。

  大概是气得掉头就走的林飞白,终于没控制得住脚下。

  但更加冷静听着的文臻,却在那之前,就一直听见燕绥脚下那一整条的石板地,发生的细微震动粉碎之声。

  文臻觉得,如果接下来唐羡之和燕绥有正面刚的机会,大概碎的就不是这一排墙头了。

  那便碎吧。命运的碰撞里,大家都要学会做最硬的那一个。

  燕绥一直在学着设身处地地理解她,接纳她的想法,哪怕其实不那么认同,也会尽量从她的角度出发。

  她何其有幸,从内心深处感激和珍惜。

  她先前,已经将身上的东西重新装束了一遍,该涂的涂,该抹的抹,从头到脚,武装到指尖。哪怕这样行动起来会有点累赘,也顾不得了。

  前厅里,李石头有点拘谨地等待着。他送来了几样小点心,今日段夫人这里,其实已经被人软禁,进出都有人检查,美其名曰府中不宁,需要保护夫人。冠冕堂皇的理由下,能进这院子的人其实很少。

  但李石头很自然地进来了,只是身后跟着脸生的侍女。他送的糕点用料倒也普通,是当地著名的一种水塔糕,主料是面粉白糖猪油鹅油松子这些东西,做成塔状,倒也香甜雪白,要说有什么别致的,就是每块糕的顶端都镶嵌着一颗硕大的樱桃。

  这个季节的樱桃可谓难得,且那樱桃圆润闪亮,红如珊瑚,看着便引人食欲。

  李石头也没多说,只笑道:“这糕倒也罢了。只是这樱桃还算新鲜,我又略略经过腌制,口味颇有些特别,公子和夫人还请不吝品尝。”

  文臻便谢了,给了丰厚的赏钱,李石头又谢赏,便小心翼翼告退。

  一切都是很正常的流程,等他退出后,文臻目光便落在那樱桃上。

  刚取出小刀准备好好“品尝”这特意指出的樱桃,不妨易云岑忽然撞了进来,兴冲冲地道:“哎呀桃花姐姐,听说李石头给你们送点心来了?这个石头厨子人虽然钝了点,手艺可是真好,哇,这樱桃好大,我尝一个……”说着拈起一个樱桃便想往嘴里送。

  一旁看书的燕绥头也不抬,阴恻恻地道:“有毒。”

  易云岑顿住,看了樱桃半晌,叹口气放下,道:“不想给我吃就明说呗,何必吓人呢。”看了燕绥半晌,忽然靠过去,悄声道,“听我十七姐说昨天是你救了她,还给理刑长老顺手搞了一场麻烦。听说昨夜很是闹了一场,传灯长老手下死了两个,理刑长老的刑堂险些被砸了。文哥哥,你很厉害啊。”

  燕绥这回干脆不理他了,翻过一页,道:“唔。”

  “哥哥你这么厉害,教教我呗。”

  “教什么?”

  “随便什么。武功不方便指点的话,教我怎么害人骗人也行啊。”

  文臻噗嗤一笑。

  “行啊。”燕绥抬起眼皮冷淡地睨他一眼,“去,把‘我背叛宜王殿下了,宜王殿下世间最恶,我现在是文甜甜的舔狗。’这句话写一千遍,贴满你的院子,我就教你。”

  文臻:哈哈哈哈哈哈。

  殿下活学活用智商了得。

  易云岑像被踩了尾巴的兔子一样跳起来,一脸不可思议,“怎么能这样!不行!不成!我只是对你有点兴趣!我没打算背叛宜王殿下!你给宜王殿下提鞋都不配!你才心思恶毒!”

  他气冲冲地出去了。

  文臻鼓掌。

  真心佩服。

  这孩子话痨,以往只要黏上来没半个时辰打发不了,可几次撞上燕绥,都是分分钟退散。

  殿下永远牛逼。

  她笑着,这才去拿小刀去挑那个险些被易云岑吞到肚子里的樱桃。

  樱桃外表完美无缺,但是轻轻一拨,那翠绿的蒂便被拔了出来,里头一小圈细微的划痕这才被看了出来。

  文臻用她自己夹眉毛的夹子伸进去,夹出了一个樱桃核,眯着眼睛看了看,确定果然上头密密麻麻都是微雕的字。

  那核比较大,饶是如此这技艺也够非凡了,多亏文臻好歹还有一双微视眼。

  几个樱桃的微雕核收集完,文臻细细看了一遍,道:“李石头说,易勒石最后一段时间的菜单没有更改,但是多用腌制味咸之物。而易勒石之前因为疾病的原因,一直吃得清淡,但其实他是喜咸的,因此接受良好,但是身体却不大好了。”

  她之前托李石头打听一下易勒石最后一段时间的饮食变化情况,好确定易勒石是不是饮食被人做了手脚,看能不能对症下药,把植物人状态的易勒石弄醒转来。

  她和燕绥也怀疑易勒石可能是在装病,好躲入幕后,看清易家各方势力的真面目,但就目前各方情况来看,这个可能性不大。

  “李石头还给了一份关于这易家院子里重要人物的一些饮食习惯爱好。有些很有意思,比如掌馈长老每晚亥时末要吃夜宵,每旬必定要派人去外头翠华楼买他最喜欢的荠菜汤圆做夜宵。比如易修年喜欢拿大院的份例给他外宅的女人送补品。比如在段夫人走后易勒石身边最得宠的女人,一直掌管内院大小事务的宠妾平云夫人,最喜欢吃……”她皱了皱眉,“紫河车?”

  她将樱桃核扔掉,冷笑道:“本来看段夫人那几人还觉得之前对易家的印象是不是过于偏颇,如今看来,还真是够恶心的。”

  “今日注定无事。且多休息吧。”燕绥闭着眼睛,“晚上咱们又得忙活。”

  文臻托着下巴,想起之前林飞白和她简单说起易人离和厉笑的事情,有些牵念地道:“易人离和厉笑,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

  ……

  易人离和厉笑,现在正在长川主城的城门口排队。

  最近长川主城的城门关卡严格,严进宽出,来往人等都要盘查并核对路引。

  宜王燕绥的车驾已经进入长川,并向长川易家发出前来迎接的指令。妙的是整个殿下车驾和刺史队伍,都没有派出交涉人员,好像就没指望得到正常的接待待遇,而易家也果然没有理会这样的指令,宜王车驾因此行走得非常慢,以龟速向主城挪动。

  在这种情形下,得到燕绥和文臻平安的消息后,队伍里除了一个厉以书必须呆在原处维持场面外,有很多人就忍受不了这个速度了。

  易人离原本是能忍受的,离主城越近,他的心绪越复杂,所谓近乡情怯,当年决然而去,现在虽有勇气回来,但难免有些感触。

  但是这些感触,在遇上了护妹狂魔七个葫芦娃,都化为虚幻。

  他这些日子,每每想起救走厉笑之后的遭遇,都忍不住要仰天长叹,泪下两行。

  那晚他抱着厉笑离开,听见身后易铭的话,也曾回头,看见易铭神情似笑又似哭,看见厉笑的泪水忽然就盈满眼眶。

  那一刻他心中亦一痛,明明并不很清楚其间来龙去脉,却也觉出这一刻的青春的逝去和诀别的痛。

  厉笑一直都在哭,泪水纷纷洒落覆霜的屋脊,那种无声无息的,却又压抑到极处的哭泣,让人担心她是要把浑身的泪水都从身体里挤出来。他被哭得手足无措,连林飞白都没等,扛着她便走,随便找个客栈住下。本想等厉笑醒来,就走一下回头路,把她送到她哥哥那里,自己再去找文臻。

  谁知道厉笑哭着哭着,便睡着了,睡着睡着,发起高烧了。

  仓促成婚一路奔波,心思郁结打击巨大,铁人也扛不住,她这一烧十分凶险,还不断地说胡话,易人离只好贴身照顾,衣不解带地伺候了一天一夜。

  第二天的半夜,厉笑醒了。

  易人离大喜,当即便问她好不好,谁知道厉笑也不知道是不是烧糊涂了,直勾勾看他半天,忽然一把抱住了他。

  易人离当场就僵硬了。

  那少女娇小的身躯在怀,高烧未退身躯滚热,灼烫得他心都在微微抽紧,一双手只觉得无处安放,僵硬地举在半空,却感觉那少女悉悉碎碎脸贴过来,靠上了他的腰。

  “易哥哥,说好的一定会娶我的呢……”

  “说好的从来只有我并且绝不会有别人的呢……原来是这样啊……”

  “说好的要和我生三个小小易,以后也不会有妾侍通房……确实不会有了啊……连新娘都没有了……”

  她声音呜呜咽咽,埋在易人离腰间,室内只穿着一层薄袍的易人离,清晰地感觉到衣衫渐湿。

  他更不敢动了。

  “……没有了啊,没有了啊,十年了,我不要爹爹,不要哥哥,不要脸面,一遍遍往西川跑,跑到你们易家的女子笑我不知廉耻,跑到爹爹放话说要打断我的腿,却不知道跑到最后,反而越离你越远……如今你的话我是懂了……是那天上的月亮啊,看着很近,其实从没在我身边过,我便是跑掉了性命,我也去不了那头顶的高天啊……”

  哭声惨痛凄切,听得人心中生怖,易人离下意识转头去看窗外那一轮月,浅浅一弯,平日里觉得优美的月钩,此刻瞧着也是冷的,光晕如雪。

  “……你怎么忍心这么对我?你怎么忍心?十年,数千日夜,你真的没有一刻想过要给我一个真相吗?在我奔波时,在我为你和家族抗争时,在我为你冒险为你受难时为你忍受屈辱甚至最后还为你遮掩时,你都没有一刻想过要给我一个公道吗……那这十年又算什么?我算什么?我是你随时可以拿来又随时可以弃用的挡箭牌吗!”

  她头埋在易人离怀里,泪流成河,拳头砰砰砰地捶在易人离胸膛,压抑了许久的绝望、愤懑、痛苦、心丧……像这夜来的风奔腾的河一般从胸臆间滚滚而出,再射向这冷月高天,天际的薄雾浓云,都似要被这哭嚎惊碎。

  易人离颤了颤,低头看着那姑娘微微颤抖的乌黑的发顶,犹豫着,将手轻轻搁在她发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mxs123.com。七猫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qmxs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