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猫小说 > 山河盛宴 > 第两百一十章 官兵捉贼

第两百一十章 官兵捉贼

  文臻直起腰,回头看燕绥。

  烛火明亮,他在笑,但毫无戏谑之意。

  他迎着她的目光,在等她的一个回答。

  文臻有点恍惚地想,这是求婚吗?

  一个没有钻戒没有鲜花没有下跪没有盛大仪式,只有一个疑似撞傻了脑袋的男人看似随口说出来的一句话。

  可她怎么就心就忽然跳得这么急了呢。

  以前看那形容心跳的心如鹿撞什么的,总觉得不过是文人的修辞夸张,然而今日她才知道,心真的是可以那样跳的,如被重物撞击,一下下跳得自己都能听见,浑身血液都似乎涌上了头顶,在脑海深处开出星花。

  灿烂极致。

  以前也觉得喜极而泣这个词很矫情,可现在她心底依旧因为这几个字热潮一波波涌动,冲至眼眶底发热。

  对面燕绥还在笑看着她。

  文臻正要张口,忽然听见外头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和敲门声,隐约还有灯光晃动,似乎来了很多人。

  这一下顿时打断了她的思绪,她下意识起身,燕绥却按住了她。

  文臻眼眸一弯,本想回答,忽然一笑,低头咬了燕绥嘴唇,道:“你问我我便要答?凭什么呀。九十九件事做完再说咯。”

  燕绥盯着她,哼一声,将她唇角一扯,似乎有些不满。

  “再说,就咱们这速度,九十九件事做完,差不多也可以进棺材了。到时候还真是,你一只摇椅,我一只摇椅,老到哪儿都去不了,接个吻都担心假牙会掉。”

  “九十九件事,真想做完一天就够了。不过……你是在暗示我浪费光阴亲你太少吗?”

  文臻哈哈笑着逃窜开去,躲开了某人捞她腰的手。

  此时外头已经隐约有争执之声传来,文臻停下,听了听,叹口气,道:“长川易家还真是一到晚上就作妖。”

  害得她和燕绥都不方便出去作妖。

  两人走到廊下,看见门口又是一大堆人,一个意态骄矜的婆子正站在前方和这边的嬷嬷说话,而在两个婆子身后,便是各自的主人。段夫人面色平静地看着对面,对面,一个华服丽人,却在低头剔指甲。

  文臻听了几句争执,对燕绥笑道:“还以为这辈子没有机会看见狗血宅斗,不想居然在长川易家见识到了。”

  这丽人就是李石头小纸条上说的,长川易家之前的女主人平云夫人,易勒石这样的身份,夫人分居,身边不可能没有女人,毕竟后宅也有外交,院子里没个主事的女人不行。这么多年来,段夫人不在,是这位出身戏班的宠妾主持内院中馈,交联属下官眷,年节四季安排联谊,陪易勒石出席一些需要有女眷出席的场合,俨然就是易夫人。

  如今真正的夫人回来了,虽然地位不低,却脱节多年,隐然受制,十八部族也不如当年忠心,这位平云夫人不管出于彰显威风,打击敌人,还是展示权威,都有必要来嘚瑟一趟。

  门口喧闹的起因便是平云夫人假称要进去拜见夫人,却在门口就找借口要处罚段夫人身边的嬷嬷,自然便引发了冲突,直到将段夫人逼了出来。

  段夫人立在门口,这女子不管遭遇什么,都气定神闲,只微微抬着下巴,淡淡道:“平云你既然想要拜见我,我已经出来了,也算是见过了。如此便请回吧。”

  那位宠妾平云夫人轻轻弹了弹指甲,这才抬起头来,这女子姿态柔媚,容貌却不是艳丽那一挂的,相反粉脸团团,肌肤莹润,体态也不清瘦,带着几分恰到好处的丰腴,是一种成熟男子最为喜欢的柔曼丰润。

  她一开口声音也低而柔,每个字眼都像带个小钩子,在春水碧波里,一漾一漾。

  “夫人这话就说差了。咱们多年来也没什么机会见面,哪有这样便了事的道理。夫人多少年没回来了?这府中一切都已经不熟悉了吧?您是不知道,平日里这些奴才也十分刁钻,爬高踩低的,我怕一不小心便怠慢了您,才特地匆匆赶来,夫人需要什么,记得和我说,若遇见刁奴,也不要客气,派人和我说一声,立马便整治了去……”

  文臻听她滔滔不绝,不禁笑了笑。

  出身戏班就是出身戏班,多久的荣华生活都洗不去沉淀在骨子里的伧俗,一朝得志,难免张扬。

  这句句以女主人自居,挖苦讽刺嘲弄溜熟的桥段,大户人家日日上演。但听在文臻这样的人耳朵里,只觉得无聊,然后忽然便惊觉她之前在某些事上出现了误区。

  她之前一直觉得皇家危险,豪门难缠,不如嫁个普通人,平安过一生。

  却没想过自己起点太高。一步入后宫,再一步入朝堂,一年内连升数级,抬头见皇帝,低头迎皇后,三公为师长,喝酒伴将帅,所见人物,都是顶级,所听所闻,不是朝堂风云就是家国大事,自身参与的,也都是涉及社稷民生的大事,每一件都可搅动全国风云那种。

  她,已经不是普通人。

  那她要怎么再去过普通人的生活?

  怎么去适应平凡家宅里那些妇人见识,勾心斗角,汲汲营营,以及做小伏低?

  普通男人能跟得上她的见识眼界,能明白她的与众不同?懂得她的自尊自爱,接受她的一夫一妻?

  到时候,多半还是一拍两散的结局吧。

  越过沧海天阔大世面,要怎么垂目拎裙涉窄溪?

  回过头来再看,和她最相配的人,从来有且只有那一个。

  只有同样特立独行睥睨一切的他,才明白她的来处,晓得她的去处,懂得她一切所想所要,能毫无芥蒂地接纳,还有足够的勇气和能力去和她一起面对或者抗争。

  多么艰难的条件,这是她的幸运啊。

  天予弗取,反受其咎。

  她唇角微微一扬,燕绥从阴影处走出来,站在她身后。

  两个抬手便是世家朝廷之争的大佬,对这种后宫戏码毫无兴趣,看戏一般旁观。

  段夫人多年修佛,清心寡欲,并不动怒,平平淡淡地道:“如此,平云你费心了。”

  她语气清淡,衣着简朴,但这般面对面站着,气质便明显压了浓妆艳抹的平云夫人一筹,便是外人瞧着,也一眼能看出谁是正房谁是小星。

  这话语虽然平和,听着也令人感觉到是她在吩咐下人。

  良好出身带来的一切,不是人为的摆谱便可以抹平。

  平云夫人想必也感受到了这一点,眉梢渐渐扬起,这使她柔润的面容显出几分隐隐的戾气来,声音也尖锐了几分,“为夫人费心,理所应当。我瞧着夫人这院子久未修缮,有些破败了呢,听说夫人还带了客人,怎么好让客人也挤在这里呢?我刚为夫人安排了既新又大的居处,夫人还是住那里去吧。”

  文臻和燕绥对视了一眼。

  莫不是其实来打探他们来了?

  段夫人身边一个嬷嬷再也忍不下,怒道:“平云夫人你若真是有心,在夫人回来之前就该派人修缮好。哪有人住下了叫人挪的道理?再说您可别忘记了,夫人这里是主院!是正室才能住的居处!”

  平云夫人忽然厉声道:“主子说话,哪有你一个奴婢插嘴的道理,来人,掌嘴!”

  当即便有一个婆子上前,可惜还没走到那嬷嬷面前,一直没说话的易秀鼎手一抬,截住了她高高扬起的巴掌。

  那婆子想必也不大熟悉这位常年在外头给传灯长老跑腿的小姐,跟着假女主人作威作福惯了,张嘴便要骂,易秀鼎却是个冰雪魔王,还是一言不发,抓住她巴掌手腕一转,咔哒一声轻响,手腕被掰折的声音听得人浑身一颤,那婆子惨叫一声,整个人软倒在易秀鼎脚下。

  平云夫人惊得后退一步,正想说什么,忽然又一条人影冲过来,手里还端着什么东西,一把往平云夫人手里一塞,大声道:“既然小妾初次来拜见夫人,怎么不敬茶?来,敬茶!”

  平云夫人一声尖叫,手中已经被塞了一个滚烫的茶盏,塞茶盏的易云岑还不罢休,手紧紧抓住平云夫人的手,生怕她怕烫甩开,一边咧嘴笑道:“来人,递蒲团!既然平云夫人嫌主院修缮不好不肯进来,那就在这门口敬茶吧!”

  平云夫人又烫又痛又急,心里明白这门口敬茶,哪怕就做个样子她以后也颜面无存,一边拼命挣扎一边尖声道:“岑少爷你住手!你忘记礼法上我是你祖母辈!你这是不敬尊长——”

  “呸,你算哪门子尊长?戏班下贱之流,穿不了正红的妾,来了家人都不算正经亲戚的小星!”易云岑抓着她的手,依旧毫无顾忌模样,骂起人来中气十足,“跟我说礼法?你今天跑来这里说的哪句话符合礼法,你倒说给我听啊?”

  平云夫人脸色铁青,忽然低头冲易云岑撞去,她身材丰腴,这大冬天还微坦胸口,这一撞衣领扯开,脂粉腻人,易云岑眉毛一竖,撒手后退,平云夫人这才脱身,一看自己的手,保养得雪白粉嫩指甲晶莹的手,现在指甲断了两个,手心一片通红,手指也烫出了泡,顿时尖叫一声,哭道:“岑少爷你……”

  文臻还想着这下冲动鬼要赔礼道歉了,结果听她哭道:“……光天化日之下调戏你爷爷的人!”

  文臻:“……”

  不仅是她,段夫人一边的人都目瞪口呆。倒是平云夫人身边的人面色如常,看来十分了解自己主子的风格。

  当下她的侍女婆子们上来扶的扶,喊长老的喊长老,嚷的嚷,乱成一锅粥似的。

  文臻瞧着这女子一副存心闹大的架势,心想着也不知道这位是当了谁的枪,来捅易云岑这一刀,但调戏爷爷爱妾这种事委实杀伤力很大,这女人在这易家大院经营多年必然也有自己的盟友和势力,原本只是闹剧,现在看来倒不可轻忽。

  她身子往廊檐外挪了一点,手指敲击着栏杆,想着要不要趁这一出闹剧顺便做点事,一旁的燕绥就像她肚子里的蛔虫,忽然道:“这女人跟了易勒石多年,看这模样也是个大胆泼辣又不缺心机的,保不准会知道一些秘密。”

  文臻笑道:“英雄所见略同也。”

  她和燕绥还需要天星台和易家的秘密,需要知道易家大院里是否还有什么后备储藏力量,想要找到易勒石调动金麒军的虎符,甚至想要明白易勒石到底是个什么状态。

  这个伴随易勒石身边最久的女人,是个很好的攻略对象。

  本来知道她吃紫河车的时候,文臻就想过要不要寻找一个契机接近她,现在正好,她送上门来了。

  燕绥笑道:“你应该说夫妻所见略同。”

  他的目光一转,看见易云岑手指抵在唇边,正眼光奇异看着平云夫人。

  两人此时已经走到廊下,文臻闻声一笑抬头,燕绥正低头对她看,一支梅花斜斜逸出,在深青色的檐角下勾画一抹淡红,对视的男女容色明洁如珠如玉。

  正在盘算着闹大了请理刑和掌馈长老来,处理易云岑,自己也能获得好几分好处的平云夫人,一转眼正看见廊下燕绥精致的侧面,不由一呆。

  燕绥一侧头,似乎也发现了她,他脸转过来时,平云夫人又是一呆。

  燕绥看了她一眼,目光对上时,平云夫人已经忘记自己方才想说什么了。

  随即燕绥便转身,和文臻说了句什么,进了屋。文臻向平云夫人走来。

  平云夫人怔怔地一直望着燕绥进屋,直到她走到近前才反应过来,对上笑颜如花的文臻,警惕地退后一步。

  文臻就好像没看见她的敌意,笑吟吟施了礼,道:“久闻平云夫人美貌出众,治家有方,今日一见,果然名下无虚。”

  平云夫人望定她,冷笑道:“姑娘这是在讽刺我吗?”

  文臻又走近了些,平云夫人撑着没往后退,眼睛一眨不眨看着她,文臻低声笑道:“真心恭维,何来讽刺?不过如果夫人再闹下去,那可就真的是个讽刺了。”

  平云夫人眼睛一眯,低低笑了一声,道:“你说的我可一句都不懂。我就是个深闺妇人。”

  文臻道:“所以呀,深闺妇人最重名声,今日夫人闹这一场,有何意义?给自己泼污水也不是这么个泼法,平白自降身份,还将把柄送进别人手里。”

  诬赖他人调戏对这个时代的女性来说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就算现在没人能直接管平云夫人了,但她终究只是个妾,将来一个不好,因着这样的事,被人栽个失节名声,麻袋装了沉塘也不是不可能。

  平云夫人脸色变了变,忽然笑道:“小姑娘倒是会说话。”

  “会说话就应该多说一点是不是?”文臻笑,“晚来无事,我和夫君正琢磨着玩一局游戏,夫人可有兴致?让岑少爷也陪您玩几把,说到底您也是他祖母辈的嘛。”

  易云岑在她身后,闻言眉毛一竖正要说什么,文臻忽然后退一步,脚跟正踩在他靴尖上,痛得易云岑脸色扭曲,顿时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平云夫人似笑非笑看了易云岑一眼,又看了文臻一眼,她能在一群侍妾中脱颖而出,代行夫人之职掌握易家内院这么多年,自然也不是个蠢的,很明白今晚这局游戏一打,方才想要诬赖易云岑的事也就不存在了。

  不过文臻的提议她确实动心,她和掌馈长老关系好,掌馈长老对段夫人带来的这对年轻男女很好奇,她今日本就是应掌馈长老所请前来试探,更何况方才惊鸿一瞥,见着的这小娘子的夫君……

  她心中一荡,看见文臻又一酸,想了想微微勾了唇角,笑道:“姑娘何止会说话,还如此伶俐,我倒想结交一回了。”

  文臻笑着对她做了个请的手势,平云夫人昂头笑一声,当先进了文臻的小院。文臻拽着不情不愿的易云岑,对段夫人和易秀鼎做了个放心的手势。

  段夫人看他们进去,吁了一口气,道:“这位易夫人,不显山露水,却是再厉害不过。”又看易秀鼎,“年轻人玩乐,你也去吧。还可帮忙护法一下。”

  易秀鼎却摇摇头,一扭身回了自己小院。这回干脆屋顶也不呆了,将门关得死紧。

  段夫人愕然看着她的背影,又看看文臻那边的灯火,似乎悟着了什么,良久,长长叹息一声。

  ……

  油灯下四方桌,团团坐。

  并不是打牌,也没有掷骰子,文臻提议,玩一个“官兵捉贼”的游戏。

  四张纸条,分别写着“官”“兵”“捉”“贼”四个字。然后把纸条一撒,四个人去抢,抢到“捉”字的人,要负责把抢到“贼”字的人找出来,只有一次机会,可以问问题,不能动手,如果错了,就要接受拿了“官”字的人惩罚。如果贼被揪出来了,也要接受“官”的惩罚。至于惩罚的手段,也由“官”决定。可以喝酒,也可以回答问题,或者直接罚彩头等等。

  这个游戏东堂自然是没有的,众人便都来了兴致,平云夫人还提议,为避免有武功的人作弊,抢纸条的时候不许动用任何武功手段。

  众人自然也同意。

  这个游戏其实考的是人对于微表情和语言的揣摩观察。

  平云夫人对一切都充满了怀疑,要求纸条由她来写,由她来撒。其余三人都无异议。

  第一把,文臻拿到了“兵”。她看了一眼对面的平云夫人。

  瞳孔微微放大,垂在一边的手臂下意识紧贴在腿部,手指竖起——一般表示紧张或者愤怒,愤怒自然是不存在的,那就是紧张了。

  她拿到了“贼”。

  文臻又仔细看一眼易云岑,嘴角翘起,眼睑收缩,眼角出现微微的纹路,他挺高兴的。也有一点瞳孔放大的情况,说明有些微的紧张和警惕,但依旧是高兴为主。

  以易云岑年轻爱玩的性格,和潜意识里对身份的自我认同,以及目前对权势的向往感,他拿到手的应该是“官”字。

  那么。“捉”字就应该在燕绥手里。

  文臻立即放下心来。

  她以前无事的时候,出于兴趣看过一点微表情心理学,所以提议玩这个,一来足够新鲜能引起人的兴趣也不会令人防备,而来燕绥的智商足以应付。

  她懂微表情,燕绥懂人心。

  只是她觉得,易云岑的微表情,有点过于细微,有点古怪,却又说不出哪里古怪。

  好像警惕的成分太大了一点,以易云岑的性格,似乎本不该这样。

  果然燕绥看了一圈,目光在易云岑脸上一停,又看看她,随即道:“我拿到了捉字。”

  平云夫人立即正襟危坐,神情之中兴奋之色更显,却又微微警惕。

  “按照规矩,我可以问每人一个问题,来确定谁是贼。”燕绥道,“请问易公子,如果你是贼,想在这易家大院内逃脱抓捕,你会不选择哪一条路?”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mxs123.com。七猫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qmxs123.com